无峰投资

科创板申请不积极,独角兽们在顾虑什么?

发表时间:2019-03-28 09:45

科创板开始接受申请,券商很热情,但独角兽们还在犹豫。

本周一,上海证券交易所开始受理科创板股票发行上市申请文件,但截止发稿,未见有企业披露具体的信息。预计最迟在本周五,将会逐步披露相关企业的上市申报。

不过,最近表露出登陆科创板意向的企业越来越多。截至发稿,据36氪不完全统计,已有至少30家企业通过公示或其他的信息渠道表示,想要登陆科创板。



新三板热情高涨,AI和Fintech企业不着急

这30家企业主要涉及的业务领域包括:生物医疗、智能芯片、通信技术、节能环保、智能设备、材料制造以及工业机器人等领域。比较完美地契合证监会对于科创板上市公司业务板块的设计。

参加保荐和提供科创板辅导的券商有不少影响力较大的头部券商,其中包括中金、中信证券和国泰君安等,均为影响力较大的头部券商。据《21世纪经济报道》的消息,保荐和辅导的券商中也有一部分“第二梯队的券商”。

与之前预计的大型独角兽企业将出现上市热潮略有不同,新三板企业对科创板表现出较高热情。这30家企业中有10家已在新三板挂牌。其中,从事通信网络研究的南京赛特斯准备放弃在港股上市,转向科创板。金达莱、江苏北人和现在股份从申请A股主板上市改为申请在科创板上市。

天眼查的信息显示,欲在科创板上市的新三板企业,其总资产维持在3亿元-14亿元之间,总资产最高的是赛特斯,接近14亿元。10家新三板企业除两家外,其余全部实现盈利,财务条件较好

非新三板的聚辰半导体准备从A股上市改为在科创板上市。此外,从事生物医药业务的复旦张江已在港股上市。它也是拟在科创板上市公司中可知市值/估值第二高的公司,目前的市值约为69亿港元。估值最高的企业为上海云计算企业优刻得,为115亿元。

2018年占据非洲手机市场三分之一的传音控股,也已经完成了科创板上市辅导。它的估值可能更高。

从这30家公司可知的营收和资产情况来判断,绝大部分企业的市值/估值达到了科创板企业最低估值的下限(10亿元),除传音控股、复旦张江、优刻得和澜起科技这些市值/估值较高的企业,其余企业的市值/估值最高也就是在20亿元上下。

整体上来看,30家企业在业务上与监管部门为科创板设定的领域比较一致。不过,媒体和券商曾预测科创板利好领域的企业似乎并不急于申请科创板上市。

例如,民生证券曾预计科创板利好人工智能企业和金融科技企业,但仅有澜起科技(AI)和现在股份(金融科技)表示将谋求科创板上市。澜起科技6.9亿美元估值在国内主要人工智能企业中并不排名前列。

一度被看好的新能源汽车领域,也无独角兽公司发出寻求科创板上市的公示。

券商和媒体之前曾认为试水科创板的企业可能会包括部分超级独角兽(如蚂蚁金服等),但除了少数企业外,大多数并未有行动。

从这个意义而言,有意试水科创板的企业,在规模和行业领域上与之前媒体和券商所预测的情况有一定差异。



估值焦虑

科创板上市企业的估值及溢价,是各个企业在做选择时的主要考量因素。

科创板自身对很多企业存在吸引力,这一点毫无疑问,原因在于监管部门的规则制订,使之更加接近美股和港股,上市相对容易

AI语音交互企业出门问问的创始人兼CEO李志飞向36氪表示:“科创板对红筹企业、未盈利企业、同股不同权企业的上市申请有了新规定;它采用了注册制而不是审批制,这使VIE架构、科技投入大、商业模式和盈利模式还不太确定的企业可以上市。”

出门问问的估值已经达到独角兽级别,符合在科创板上市的条件之一:即过去一年营收超过五亿元、估值超过50亿元的硬科技公司。同样的体量,如果在纳斯达克上市,李志飞认为“盘子不够大”。科创板对投资者来说,在沟通交流上也比在境外上市“更方便”。

“科创板对人工智能公司来说是很好的机会,让其通过资本的力量获得快速增长,”李志飞说。

问题在于,以人工智能公司而论,它们的成长面临较大的不确定性,使其对科创板虽有浓厚的兴趣,但却担心营收的可持续性问题。新能源汽车也面临同样问题。部分公司产品刚刚上市,营销模式还不成熟,又面临特斯拉降价的市场冲击,盈利前景很不明朗。

此外,在定价和估值机制上,人工智能公司也可能担心潜在的风险。有两个原因:其一,成长类高科技公司所采用的估值方式不同于业务模式比较成熟的公司。上交所发布的指引提出了保荐机构评估科技创新企业的六大标准,定价机制由原来不超过23倍市盈率转换成现在的询价机制,涨跌幅限制相对放开,意味着一定的风险。且在没有前例的情况下,这一风险状况不易评估。

其二,仍以人工智能企业为例,可能存在投融资带来的估值泡沫问题,《艾媒报告|2018中国人工智能产业研究报告——商业应用篇》显示,2018年中国人工智能领域共融资1311亿元,同比增长达到107%。前瞻产业研究院今年2月一篇报告中认为,人工智能企业存在估值泡沫,并正在进行回调。

“过去两年对AI的推崇,短期导致估值出现泡沫。在一级市场有可能出现倒挂。早期的溢价没关系,但是否能快速通过技术创新和营收增长做到和估值相匹配,对AI公司来说是个挑战,”李志飞对36氪表示。

金融科技公司方面也存在类似问题。2018年由于监管环境和宏观政策变化,大量金融科技公司出现流动性紧张,对其估值产生了影响。目前它们的估值还在调整状态中。作为对照,在美股上市的11家中国互金/金融科技公司的股票现在处于破发状态中。

2018年在港股上市的科技公司均出现了估值过高的情况。对有意在科创板上市的企业来说提供了教训。2018年,修改规则后的港股允许同股不同权企业上市,但上市的独角兽大部分表现不佳。美团和小米股价处于破发状态。

如果之前估值较高,在科创板的估值体系之下,是否会带来破发压力,这是个需要考虑清楚的问题。

这样,就不难理解科技类独角兽们,对于在科创板上市,态度上很积极,在行动上还有所犹豫。


扫码,关注无峰
电话:023-6818 6268(工作日9:00-17:00)
邮箱:hangzhouwftz@163.com
地址:重庆市九龙坡区华宇五环大厦A座13-2
首页 |  关于无峰  | 无峰产品  |   资讯中心  |  人才招募   |   联系我们